购买域名请添加QQ79168389 邮箱 email:li198773@sina.com

http://www.iirl.cn

当前位置: hvwx新闻网 > 国内 > 优劣、大小、新旧:优化制造业结构的三个关键词 优劣、大小、新旧:优化制造业结构的三个关键词

优劣、大小、新旧:优化制造业结构的三个关键词

时间:2019-06-23来源: 作者:admin点击:
优劣、大小、新旧:优化制造业结构的三个关键词 共识——我国制造业门类齐全,其中,220种主要工业品产量全球第一,但制造业占GDP比重正在下降应引起高度关注。我们这样一个大国,制造业占GDP比重要回到30%以上,不能走发达国家工业化、产业空洞化、再工业化之路……合力——我们要围绕总目标,发挥体制优势

优劣、大小、新旧:优化制造业结构的三个关键词

共识——我国制造业门类齐全,其中,220种主要工业品产量全球第一,但制造业占GDP比重正在下降应引起高度关注。我们这样一个大国,制造业占GDP比重要回到30%以上,不能走发达国家工业化、产业空洞化、再工业化之路……

合力——我们要围绕总目标,发挥体制优势,统一思想,实现政策同向发力。从环保政策到金融支持,从企业管理到行业标准,在这个方向上不断完善。对政策效果不理想的,要及时梳理,及时评估,不断完善……

6月17日至18日,全国政协十三届常委会第七次会议小组会上,常委、委员们围绕推动制造业高质量发展这个主题,深入展开讨论,不断凝聚共识。

其中,稳步推进企业优胜劣汰、加快推动制造业结构优化,无疑是推动制造业高质量发展的重要内容。

优与劣

“要在提高制造业占GDP比例上下功夫,就要考虑,在产能过剩、产出下降背景下,特别是当前出口面临严峻形势下,出路在哪儿?出路就在提质、就在价值提升上。”全国政协常委、长期在金融系统工作的胡晓炼说,在总量不变甚至下降的情况下,只有价值不断提升,制造业高质量发展才能真正实现。

提质扬优,就要抑劣。

前一段时间,全国政协常委、经济委员会副主任杨伟民带队,到四川、重庆就处理“僵尸企业”问题作了深入调研。调研组发现,在处置“僵尸企业”时面临“八难”:精准识别难、职工安置难、债务化解难、欠税减免难、土地变性难、破产审理难、破产重整难、工商注销难。

会上,杨伟民也把调研组的建议与其他常委、委员进行了分享:提高思想认识,明确各方责任,制定激励政策,允许土地变性,建立托管制度,发挥资产管理公司作用,增强破产审判能力,完善政府法院协调制度,健全管理人制度,修订破产法并加强制度性配套。

全国政协常委、清华大学中国经济思想与实践研究院院长李稻葵就处理“僵尸企业”提出的思路是,鼓励民间资本组建企业并购重组基金,以市场力量推动企业重组升级。

全国政协常委、中央统战部副部长徐乐江对李稻葵提的“市场力量”深有同感。他的建议也更进一步。“在市场发挥配置资源决定性作用前提下,充分发挥政府作用,有效解决企业优胜劣汰中的职工保障和呆坏账处理等问题,提升企业生产率,其中最关键的还是发挥企业的主体作用。”徐乐江说。

大与小

当前,我国制造业中一些大的、关键的技术面临“卡脖子”问题,这也成为委员们关注的重点。

全国政协常委、中国安全生产科学研究院院长张兴凯说,习近平总书记在去年10月10日中央财经委第三次会议上,亲自部署了防灾减灾“九大工程”,其中每个工程的核心都是装备制造业。为此,建议国家相关部门在制定有关发展规划时,把“九大工程”写入规划,加快形成我国自己的研发能力和制造能力,培育出相关领域的民族企业。

全国政协常委吴志明认为,我们一定要从国情和需求出发,确定攻关的重点目标。如航空发动机、船用柴油机、大型车用发动机等产业要有大的突破。同时,我国的强项更要做强。如发电设备出口,要组团配备输电技术出口。像大飞机产业也应适当转变发展策略,西方目前很难给我们适航证,我们可以严格按照国际标准完成适航,先在国内航线飞好,再走向世界。

产业是一个生态。大的要突破,产业链上的小企业,也要关注。

全国政协常委周安达源提醒说,调研中发现一些不那么出名的新能源电池企业有明显技术突破,电池续航能力达到700公里以上,但企业反映很多资源被大企业垄断,研发过程艰难,进入实用环节更加困难,应引起国家重视。

全国政协常委戚建国认为,推动制造业高质量发展是推动国家经济社会发展的“牛鼻子”。牵住这个“牛鼻子”,就要弄清楚一个关键问题:企业如何从小到大?“我们要好好研究一下华为等民营企业发展的道路和模式,特别是这些企业家为了振兴民族制造业一辈子就做一件事的专注精神。”戚建国说。

新与旧

全国政协常委、全国工商联副主席陈放在会上讲了一个调研时发现的小案例。

四川省有个工业企业,从国外花高价买来一套工业软件,用了一段时间,效果不错。随着市场发展,这家企业想对现有的生产线进行改造、升级。这时,他们才发现,这套工业软件不能升级。

“这就是遇到了典型的合同陷阱。厂家实际上通过后台就能监控到软件的应用情况。如果不再次花高价钱,这条生产线实现由旧到新的升级,实际上很难完成。”陈放分析说,这反映了我国工业软件遇到的一个突出问题:用量大、核心技术拥有率低。

陈放也带来了自己的一个建议:提高民营企业的参与度,充分发挥他们机制灵活、整合资源能力突出的优势。

全国政协常委、江苏省政协副主席麻建国认为,新产业固然应该大力发展,但传统产业也不一定就代表低端、落后。1991年至1995年,他在英国利兹大学读食品科学博士研究生。期间,正是英国产业转移和国有企业私有化的高潮期。他发现,英国很多大工厂只有旧址还在,机器、人员都没有了。但有些不是很大、也不是很新的食品加工厂却依然红火。他就此问题向导师请教,得到的回答其实很简单:技术再进步,我们总是需要食物啊!同时,他又带来了另外一个例子。最近,他在一次调研中发现,一个布局国际前沿技术、发展高端产业的工业园区内,竟然还有几家家具加工厂。“这种配置,显然达不到资源集聚的效果。这与新、旧产业无关,而是与布局的科学性有关了。”

全国政协常委、全国工商联副主席黎昌晋发现,有些新产业遇到一些老问题。比如,增值税抵扣。抵扣项中不含人力成本,而知识经济时代,人力成本是最大的成本。再比如,新产业、新业态、新模式层出不穷,很多新经济企业在同一个空间内,但土地管理依然沿用按居住、公共管理与公共服务设施、商业服务业设施、工业、物流仓储、道路与交通设施、公用设施等标准划分,这种混合型用地找不到对应项。

“制造业结构优化,要明确从哪里入手。”全国政协常委、台盟中央常委王天戈举例说,为进一步推广清洁能源,目前很多地方在推广使用含10%乙醇的汽油,而实验研究证明,这种燃料并不科学。建议在现有燃油发动机的基础上加以研究改造,研发以乙醇为单一燃料的发动机。同时,王天戈提出,制造业高质量发展,首先要完善国家标准。“对国家鼓励的行业产业,要标准先行;对于重要通用技术,要在国家标准引领下有序发展;国家补贴的相关项目,要符合国家标准。”

(责编:宋子节、王欲然)

------分隔线----------------------------
相关内容
推荐内容